低價賤受鳳梨!

關於部落格
輪迴吧!腐爛吧!!!
  • 639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家庭教師HitmanReborn 同人文] 拉爾生日賀文(可x拉)









[拉爾生日賀文]





    綱吉忘了是從哪聽到今天是拉爾的生日,只是在這黑手黨的世界裡,每天都過著驚心膽跳的生活,誰會有空去注意這種小事情呢?再說,就算有心想幫她慶祝,拉爾大概也會冷酷的說「不需要!」吧…

    話雖如此,綱吉仍想替他的教師之一辦一場生日宴會。



    早上里包恩強迫綱吉去和雲雀學長打一場當作晨練,天曉得他差一點就被起床氣很糟糕的雲雀學長打到爬不回來!總之,綱吉拖著全身是擦身、瘀傷、燒傷等大大小小的傷口走回自己的房間,準備換一套新的西裝再去辦公室好好計畫今天的要事。

    一打開房門,就看見平時不易見到、就算見面也絕對不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的人───可樂尼洛!

    「嚇我一跳,還以為是某顆變種鳳梨…」綱吉笑看著穿著迷彩軍裝的熟人,從衣櫃中取出一套全新的亞曼尼白西裝,走到日式屏風後面更衣。

    「這麼沒用的話,我可以叫了平幫你守門。」可樂尼洛翹著二郎腿坐在歐風古典沙發椅上,兩手舒適地交疊枕著頭,狙擊槍就擺在椅子旁,整體形象就是帥氣自然。

    「這個就不用了…」了平大哥來守門的話,絕對是分分秒秒都極限地吵!…「倒是你,怎麼會來房間找我?」

    「唔…」真難得,向來口不留情的可樂尼洛,居然會吞吞吐吐地!?

    「是為了拉爾姊的事情?」

    「對啦!可以停止你那個該死的微笑嗎!?」可樂尼洛瞪著那邊露出曖昧微笑的人。

    「嗯…今天要去加百羅涅一趟,下午山本和獄寺應該就會出任務回來了,還有一堆文件要處理,不知道能不能空出時間呢…」綱吉回想著稍早里包恩給他的今日行程,中間多了一項平時絕對沒有的事項,一面盤算這個計畫到底能不能實施,一面看向同樣在看著他的可樂尼洛……真的可行嗎!?

    「你想盡辦法也要擠出時間來!喂!」狙擊槍抵在某人的腦門上,分明就是不答應就槍斃的意思嘛!

    「我、我盡量啦!拜託你別老是跟里包恩一樣動不動就拿槍威脅我!」每天、每天、每天都要閃上幾顆子彈,他都快要受夠了啦!

    「哼,知道就好。」說完,可樂尼洛就從窗戶跳了出去,也不想想這裡是三樓…

    「唉…真的會這麼順利嗎…」看著可樂尼洛沿著樹跳下後一閃不見,綱吉無奈地嘆一口氣。



    晚上七點

    可樂尼洛進入彭格列的本宅,沿著走廊步向大廳,邊走邊皺著眉頭,室內明明亮地跟白天沒啥兩樣,卻沒幾個人在的樣子。就算是抓了一個路過的小兵問首領人在哪,也只會驚恐地搖頭說不知道,一點用都沒有。

    「那個笨蛋還說什麼要辦個慶祝會,早知道忙不出時間,我就自己帶教官去慶祝了!」打定主意不浪費時間的可樂尼洛,轉個方向想離開本宅去找拉爾,一個人影突然出現擋在前方。

    「你想去哪裡啊?可樂尼洛。」黑色帽子底下是帶著玩味地笑。

    「要你管啊!里包恩,別擋路。」急著走人的可樂尼洛直接拿出狙擊槍對著老友。

    「嘖嘖嘖…彭格列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嗎?」不以為意的用手指把指著自己的槍給輕推開。

    「啊?」又不是第一次了,現在才跟他講這種事情是故意找碴嗎!?

    「呵呵…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呢,可樂尼洛。」深沉算計的眼神。可樂尼洛還沒來得及弄懂其中的意義,後頸突然遭受一擊不小的力道,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。

    「幹的好啊,阿綱。」里包恩沒吝嗇地給予讚賞。

    有點後悔地看著倒地的可樂尼洛,綱吉認真地想明天要去哪裡躱比較安全:「這樣真的好嗎?」

    「有什麼關係,拉爾的生日嘛。」笑著命人把可樂尼洛給抬走,牽起綱吉的手走向宅外。已經準備好絕佳的地點和點心,今晚有好戲可看了!

    決定了!就躲在拉爾姊的背後吧!



    晚上十一點半

    可樂尼洛在柔軟的黑暗中清醒過來,一起身就馬上感覺到頸後的疼痛!…「可惡的里包恩,居然暗算我…明天將你和那個敲昏我的渾蛋一起宰了!」

    才覺得頸部比較舒緩了一點,後腦杓又被人狠狠地踹了一下!

    「痛!誰啊!」不爽地轉過頭去,看到是誰後又不自覺地僵住。

    「我可沒教過你說粗話啊!可樂尼洛。」拉爾雙手環胸,高高在上地俯視可樂尼洛。

    「教、教官!」馬上條件反射地立正站好,擺出敬禮的姿勢。

    「你在這裡做什麼?」看起來心情不太好地瞪著人。才剛回到房間打算好好地休息,卻發現有個笨蛋佔據自己的床。

    「耶?這個…」要怎麼解釋勒…如果說被里包恩設計之類的話,鐵定立刻就地槍斃!還會附送一句「我有教出你這麼沒用的學生嗎!?」

    拉爾倒是沒理會一臉窘迫的人,拿了幾件乾淨的衣服就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 「呃…教官?」

    「出來之前還沒有個好說詞,你就等著被槍斃吧。」一聲關門的聲音後,伴隨而來的是噼哩啪啦的水聲。

    可樂尼洛站也不是、坐也不是,聽著水聲就不由自主地臉紅,在房間裡來來回回地走動,好讓自己能分心一些…『要逃嗎?不,這樣肯定會讓教官生氣!可是到底要解釋什麼才不會被扁勒…』

    還在煩惱的可樂尼洛,瞄到牆上的時鐘…「啊啊啊!已經十一點五十五分了!」今天都快要過了!!!

    「可樂尼洛這麼晚了你在亂叫什麼?」水聲停下,拉爾隔著一道門不耐煩地說道。

    「教官!教官!你快點出來!今天都快結束了啦!!!」急敲著浴室那扇薄薄的門。裡面的人似乎被惹火了,大力的將門打開,直接撞到可樂尼洛的臉!

    「吵死了!你有什麼事啦!」

    可樂尼洛蹲在地上摀著鼻,雖然被正面撞到,除了痛也沒有怎樣。不過當他抬頭看向背著光的拉爾時,鼻子好像流出了某種液體…

    拉爾只圍了一條浴巾在身上,長度到達大腿,浴巾以外的皮膚微微殘留著像是蒸氣地水珠,頭髮也還持續滴落剔透的水滴,修長的美腿實在引人遐想。除了「性感」可樂尼洛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詞了。

    要不是現在不方便,拉爾真想一腳踹醒正在發呆的笨蛋:「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啊…」

    想做什麼?可樂尼洛不自覺想到某個地方去…十二點的鐘聲響起,剛好驚醒作白日夢地人。用力搖了下頭,把有的沒的給搖出腦袋,迅速站起直視拉爾。

    「教官,生日快樂!」真誠地獻上祝福的話語。可樂尼洛的認真,讓拉爾愣了一會兒……原來今天是自己生日啊…不過時鐘已經指向了十二點零一分,要慶祝的話稍嫌晚了點…

    「謝、謝謝了…不過你來我房間只是為了講這件事情嗎?」不知為何,有些難為情,身為軍人很少會去注意這種小事情。

    被拉爾瞪地發毛的可樂尼洛,差點忘記深夜擅自闖入女性閨房(雖然不是自願的)的下場會是如何!往上下左右後方處偷瞄,不太冷靜地思考著往哪個方向逃比較好。

    「可樂尼洛!」怒!

    「耶!!!等、等、教官!哇───」某人從五樓窗戶被扔了出來,下場不得而知!

    三百米遠處的某棟別墅,里包恩坐在陽台上,一手攬著綱吉,一手拿著望遠鏡恥笑:「果然是這個樣子啊…」真沒用啊,可樂尼洛。

    「唉…我對不起你啊可樂尼洛…」放下望遠鏡的綱吉,替那人哀悼了一下。明天…明天一定會被殺的!!!

    看穿了綱吉的心聲,里包恩稍微擁緊人安慰道:「放心好了,待會我們直接一起搭機回日本去看媽媽吧。」

    耶?這樣真的可以嗎!?



    房間內,拉爾倚靠著關上的窗戶,一抹幸福的笑容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…










END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